=^_^=安聯當鋪29013366 三重 機車貸款 免留車 樂團茄子蛋唱出台灣閩南語歌新可能

「愈孤獨的人,愈要一起出發」樂團茄子蛋唱出台灣閩南語歌新可能

報導者

 
459 人追蹤
追蹤
 

文/蔣宜婷

由左至右為茄子蛋主唱兼鍵盤手黃奇斌、吉他手謝耀德、吉他手蔡鎧任。

檢視相片

 

 
由左至右為茄子蛋主唱兼鍵盤手黃奇斌、吉他手謝耀德、吉他手蔡鎧任。

台灣樂團茄子蛋,可說是這兩年獨立音樂圈最夢幻的故事。2018年一舉抱回金曲獎最佳新人獎、最佳台語專輯獎,單曲〈浪子回頭〉至今已在YouTube上累積超過6,700萬次觀看次數;「抖音」上同名話題被提及近5億次。新單曲〈浪流連〉也入圍了2019年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。

曾經,他們大膽說出「想拿金曲獎!」卻被旁人覺得很滑稽。曾經,他們被揶揄是癡人說夢,但現在,夢幻故事成真。他們是怎麼做到?他們又怎麼看待如今藉由獨立樂團擴散至世界各地的「台式浪漫」?

2015年的夏天,24歲的黃奇斌卯起來寫了15首情歌。那年他剛當完兵,朋友們陸續有了第一份工作,而他決定繼續做音樂。

他和團員們約定好不找正職、專心玩樂團。黃奇斌找了幾個打工,早上在早餐店煎蛋餅、偶爾教教琴。其他時間,他把自己關在房裡,練琴、寫歌,歌一寫好就傳到臉書上。

按讚數寥寥的情歌,唱的是日本卡通「七龍珠」中幾個戰鬥值不高的平庸配角,當不了宇宙最強、屢戰屢敗的他們,倒談了幾場荒唐美麗的戀愛:地球男孩愛上人造人、外星王子煞到女科學家、成為魔王的少年也曾在樹林裡獻出真心。

雖然當時大家都覺得黃奇斌只是「做好玩的」,但這些沒人記得的歌都成了茄子蛋樂團2017年首張專輯《卡通人物》的養分。

〈浪子回頭〉一曲成名,撩起華人共同情懷

在雲林小鎮的KTV裡,一身刺青的少年們剛結束白天的農活。他們熱愛點唱「比他們還老」的1990年代華語金曲:張信哲、張宇、伍佰⋯⋯但近期的心頭好,是來自茄子蛋的〈浪子回頭〉。這首歌彷彿道盡他們一路犯錯、跌撞又彼此相伴的深刻情誼。

2018年,茄子蛋專輯中的〈浪子回頭〉成了深入台灣各年齡層的流行歌。該MV從2017年上線,至今在YouTube累積超過6,700萬次觀看次數,更在中國掀起巨大流行。中國年輕人流行的「抖音」上,同名話題被提及近5億次,除了被年輕男女、選秀歌手爭相翻唱外,〈浪子回頭〉也感動不少年長男性。

這首歌,足以被稱為近年台灣、中國及東南亞華人地區最流行的台灣閩南語金曲。

28歲主唱黃奇斌天生的沙啞聲嗓,成為緩緩點煙、酒一杯杯下肚的低語,「帶某子逗陣浪子回頭」的高亢嘶吼,浪子情懷透過影帝吳朋奉台味十足的精湛演技,撩進不少人心底。

因為太熱愛台灣獨立音樂,而成立微博自媒體的「灣灣獨立音樂速報」博主受訪時直說,連他父執輩的長輩都曾在微信朋友圈上分享〈浪子回頭〉:「這讓我很意外,他是泉州人、懂閩南語,長大後就四處漂泊做生意,平時已經很少聽流行音樂了⋯⋯但茄子蛋居然打動了他,大概是因為『浪子』這種狀態特別符合吧!」

亞洲樂迷學起了台灣閩南語

前陣子,茄子蛋剛結束一趟多達17站的亞洲巡迴。他們走遍中國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廣東等9個城市,場場售罄;更前往新加坡、菲律賓馬尼拉、泰國曼谷等東南亞之都。憑藉其高人氣,他們也接受台灣文化部的補助,登上美國著名的南方音樂節(South by Southwest, SXSW)舞台。

在這些城市,當他們想用英語問候聽眾時,台下往往朝他們大喊:「說台語!」在如1990年代KTV的熱鬧氛圍中,歌迷賣力用台灣閩南語合唱〈浪子回頭〉,他們也在黃奇斌以〈濁水都市〉唱出故鄉時,像是被汐止圍繞,進入基隆河的灰濁情境。

許多歌迷因為他們,學上了台灣閩南語。在中國通訊軟體微信上輸入〈浪子回頭〉,可以發現許多發文都是在求歌詞的台灣閩南語拼音、歌唱教學。

「最後一站是馬來西亞的檳城,我們最後一首歌都是擺〈浪子回頭〉,每一次台下都會聲嘶力竭,不管是哪個城市,他們(台灣閩南語)有點不標準,口音不一樣,他們在吼的時候,我真的很感動,來自不同地方、不同文化,但都講一樣的台語,那時候就有點⋯⋯哇好想哭喔!」吉他手謝耀德說。

「台下的人都跟著你一起唱,他們唱得很激烈,會覺得他們也是在想家吧,」茄子蛋吉他手蔡鎧任說,大合唱時,他感受到這些人並非來聽茄子蛋這個樂團,而是來聽某種鄉愁、與自己人生共鳴的某些片段。

1990年代,台灣閩南語流行歌便曾深入中國東南沿海的大街小巷。在部分中國年輕樂迷心中,台灣閩南語歌如〈愛拼才會贏〉、〈向前行〉都是父執輩收音機裡的金曲,成為童年時代的遙遠印記,此時的〈浪子回頭〉,懷舊也新潮,更道盡了他們成人後的拼搏與迷惘。

出社會的忐忑心情,成就了這首歌

檢視相片

 

 
2015年復出後,茄子蛋為了全心投入音樂創作,團員都住在一起。(攝影/林俞歡)

漂泊的人、對未來不安的人,都在茄子蛋的歌中找到一部分的自己,更與當年21歲、即將畢業而感到迷惘的黃奇斌有了交會。2012年,黃奇斌與朋友們準備出社會,有人要考研究所,有人出國念書,在得為自己人生做決定的時刻,他對玩音樂充滿忐忑,寫下了〈浪子回頭〉。

這首歌的爆紅,連創作者本人都毫無頭緒:「 怎麼可能有想過?有想過我就多寫10首(浪子回頭)了!」

從小在教堂彈鋼琴、學習國樂二胡,黃奇斌本身深厚的音樂底子,在踏入青春期後與伍佰的台式藍調搖滾衝撞。他嚮往「男人就是要有傷、有故事」,同時也受到1960年代英國迷幻搖滾樂隊平克.佛洛伊德(Pink Floyd)影響,認為音樂能文以載道、推倒高牆。

資深音樂廣播主持人馬世芳訪問茄子蛋時,曾好幾次提到「好久沒聽到這麼老派又這麼過癮的大段電吉他」,更形容黃奇斌「兩手一撇就能變幻出極煽情、極抒情的美麗旋律」,有著「天生就該唱搖滾的菸酒嗓」、「渾身濃濃的在地囝仔氣質」。

曾只想著「活下去,趕快出完這張專輯」

茄子蛋成立於2012年,是黃奇斌讀政治大學廣告學系時組的樂團。團員最初來自他松山高中熱音社的朋友,但成員因為各自生涯規劃、紛紛離開,創始團員如今只剩下他。2014年,茄子蛋重組,加入現任吉他手蔡鎧任、謝耀徳和前陣子離團的鼓手賴俊廷。

當時,蔡鎧任和謝耀德大學玩的樂團也面臨解散。他們和黃奇斌不算熟,但互相欣賞,是彼此演出時台下為數不多的聽眾之一。茄子蛋那時的聽眾數量,頂多朋友們(及當時的女朋友)湊一湊,剛好坐滿「地下社會」混著菸味、嘔吐味的沙發區。

那足以讓大學男生覺得酷了,並帶有「青春限定」的味道。和茄子蛋同一時期開始活動的學生樂團,多數已經消失,只留下幾個不再營運的臉書粉絲頁面。

2015年復出後,茄子蛋決定整理作品,將幾年的成果錄成專輯,至少對自己、對家人都是個交代。為了全心投入音樂創作,他們也搬到木柵住在一起。

大學玩樂團的「帥」,很快被現實碾壓成別的形容詞。為了有更多時間創作,團員們只能打工接案,一個月賺不到1萬元,還得籌錢錄音;最窮的時候,4個大男生合吃一條吐司,一心只想著「活下去,趕快出完這張專輯」。

熬了一年多,2017年6月他們終於推出了首張專輯《卡通人物》。即便團員們已在網路上宣傳好一陣子,卻始終乏人問津。當年8月,茄子蛋在台北辦了專輯發片場,門票「如期」沒賣完,場地後方空了一大塊,會大聲合唱〈浪子回頭〉的,仍只有黃奇斌高中、大學的那群哥兒們。

「〈浪子回頭〉丟出去之前,我們丟出去的作品都好像失敗一樣,石沉大海,沒人聽。偶爾傳給朋友聽,『欸幫我分享一下』,覺得求別人還有點歹勢⋯⋯」謝耀德說。

更多內容請看報導者

三重機車借款,三重汽車借款,三重當舖,三重機車借款免留車,三重汽車借款免留車,三重當舖免留車,三重免留車機車借款,三重免留車汽車借款,三重區機車借款,三重區汽車借款,三重區當舖,三重區機車借款免留車,三重區汽車借款免留車,三重區當舖免留車,三重免留車當舖,三重區免留車當舖,三重區免留車機車借款,三重區免留車汽車借款,三重機車借錢,三重汽車借錢,三重機車借錢免留車,三重汽車借錢免留車,三重免留車機車借錢,三重免留車汽車借錢,三重區機車借錢,三重區汽車借錢,三重區機車借錢免留車,三重區汽車借錢免留車,三重區免留車機車借錢,三重區免留車汽車借錢,三重機車貸款,三重汽車貸款,三重機車貸款免留車,三重汽車貸款免留車,三重免留車機車貸款,三重免留車汽車貸款,三重區機車貸款,三重區汽車貸款,三重區機車貸款免留車,三重區汽車貸款免留車,三重區免留車機車貸款,三重區免留車汽車貸款,三重機車借貸,三重汽車借貸,三重機車借貸免留車,三重汽車借貸免留車,三重免留車機車借貸,三重免留車汽車借貸,三重區機車借貸,三重區汽車借貸,三重區機車借貸免留車,三重區汽車借貸免留車,三重區免留車機車借貸,三重區免留車汽車借貸,三重當舖推薦,三重推薦當舖,三重機車借款推薦,三重汽車借款推薦,三重推薦機車借款,三重推薦汽車借款,機車借款,汽車借款,機車借款免留車,汽車借款免留車,免留車,免留車機車借款,免留車汽車借款,當舖,當舖免留車,免留車當舖,黃金典當,名錶典當,鑽石典當,3C典當,三重黃金典當,三重名錶典當,三重鑽石典當,三重3C典當

    新莊區安聯當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